彭泽零距离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彭泽 新闻
查看: 234|回复: 0

再步彭浪矶……

[复制链接]

280

主题

1581

帖子

4737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737
发表于 2019-3-9 16:29:2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青青 于 2019-3-9 18:19 编辑



简书作者
2019-03-09 15:26
    久雨渴望天晴。也巧,也就在上个周日 的下午,老天开了滴笑颜一一雨缝里晴了个下午,且还露出少有的日头,虽也时有滴云层遮盖,但那碎布似的黑云终究还是短命的。那时而破云射出的光是暖和的,少有的舒心。因为有了光亮的引诱,又凭着对新春景象、尤其是对距家较近的大孤埠(又名大姑山、或曰澎浪矶)的极度兴趣与欣赏,我们三位书画(实感惭愧,名曰美协会员又不会作画,偶欲几字、也属涂鸦而己)爱好者徒步至与“小姑”山(安徽宿松小孤山)一一终年、日夜隔江相望的大姑山(又名彭郎.澎浪矶)景地。        那俩位都是上班族,时间紧,适逢周末闲滴。独我闲居县城,时间宽裕。

      关于小姑与彭郎的故事,众说纷纭,各执一词,这里仅示一斑。

      彭郎,彭泽郡人。家距江边二十里的渔村,自幼失去双亲,家境贫寒,不识几字,以捕鱼维生,但心地善良。他言:“……我捕鱼,只图换些油、米度日即可,并不想拿那些鱼的生命换起更多的享用。”正是由如他的善良,迎来了之后的善报。

      一日他在收撒的满网鱼虾中发现了一尾非常琳珑可爱的红色小金鱼,由爱生怜,他拈在手上“……瞧您,还会说话么?”他将其放入了江中。时至寒冬腊月,在一日大雪纷飞的清晨,他在自己经常捕捞的江边芦苇丛中的那片水域去拾些苇杆、柴火,准备回家烤火取暖,无意中,脚下踢触到一倒在路头冻僵之物,看看还有气息,连忙背回家中打开裹着的外衣,才知捡到的是一冻僵女子。他给她衣穿,给她生火取暖,并到郎中那里抓药帮她治好冻伤的身体,从此俩人便甜蜜的生活在一起。女子说自己是江北安徽宿松人氏,人称小姑(小孤),也是孑身一人,无有兄弟姊妹,听后,彭郎更加怜惜,自古惺惺相惜、穷人相怜。寒来暑往,小姑心地善良、乐善好施,但凡乡邻有困难她都倾囊相助,所以一致得到乡邻们的尊敬和拥戴。乡亲们说:“……小姑人品是好,就是不会生娃”。小姑听后,也觉羞惭。一日自宿松回来告诉彭郎说自己已身怀六甲,让彭郎放心。只是又有点面露愁色的告诉彭郎:“明日我给你一把伞,无论是天晴太阳大或是刮风下雨,你都不许撑开,须到江南观音庙方能打开……”次日,小姑来到江边渡船中,就发现有一人总是暗暗的尾随着彭郎。彭郎听得小姑的叮嘱,无论是天上总么刮风下雨,都不撑开雨伞,众人均都很好奇。那天也很是奇怪,转眼就天晴日出,骄阳似火,烤得身体火辣,人们都纷纷撑伞遮阳,就彭郎一人还双手死死挟着雨伞,当众人在渍渍讥他之时,他试探着撑开了伞,岂知那恶人早已暗藏在此:“你躲到哪里都逃不掉俺的五指山……”小姑见自己赤身露体现于世人,羞辱之致,一头栽入江中,口中还呼喊着七七四十九遍彭郎……彭郎……说也奇,小姑坠江之处即形成了一座“笋”形状的山峰,从此,山上翠柏环绕,香烟袅绕。同样,船上的彭郎见小姑坠入江中也嘴里呼喊九九八十一遍小姑……小姑追随而去,怪异的也是在彭郎坠江之地也形成了象巨“人”一样的石矶,高到丈许,与对岸的小姑终年隔江相望,以撞击岸边的涛声传语。

或许就是小姑的贤良之举,才招惹了本方土地的一向嫉妒,从中使坏,小姑与彭郎江北、江南之隔的变故就是那“土地”神的横生枝节所致。他想:今后乡亲们只会在乎小姑,定不会敬重他了。于是驾云天上状告玉帝,说小姑在下界做尽了诸多伤天害理之事,刚愎的玉帝即命诸神遂将他们强行分开,永不相聚。一在江南,一在江北。此是目睹那澎浪矶(彭郎)的生情遐想,不知君有所尽然否。这则故事虽是个无限遥远的传说,却仍给后者留下了:只要是今生爱恋,到另一个时空相聚又是“如何”?我们在那大半山腰里注视了那“彭郎”良久,攀岩继续。

      彭浪矶这地儿,听说先前还收“门票”,还是个景区,不知何故,后来关闭成了县城里机动车辆用油的储“油库”所在地,现在细看还仍有斑驳痕迹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这是座临江而又依山而建的庙宇,刚一步入院内就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名为“龙泽寺”,一僧衣打扮的老尼,正坐在矮凳前用双手在木盆里挑洗、也许是在甸野里挖摘的野生篙菜吧,或是挑洗好腌制以作斋菜食用。睹此情景,觉她确有惠根清净之感。当我们沿着自然延绅的、先前就已垒好的石级逐一向上攀登,耳旁无意中充满了那设有四大巨型并镀有金身的佛雕(说是拜佛之地禁拍图片,所以未敢正视)的殿堂里的“……南无阿弥陀佛……南无阿弥陀佛的循环”的袅袅梵音。伴和着这梵音的,还有那在江中行驶的各种大型船只、劈波斩浪的那波涛所撞击岸边岩石的汹涌澎湃之声,这临江险峻且几十米高的嶙峋怪石;这扬帆远航船只临近时所激起岸岩的一层层巨浪,这浩瀚无垠的滚滚长江,这画面:岂不是一幅无比壮观的有似前苏联的“第九次浪涛”的江山如画图么?尽管您不擅作画……!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都说无限风光在险峰,此话是有据的。就我而言,也算是历了次险,因为我们是用双手抠着石尖在江边岩石上攀越,下面毫无任何拦阻物遮挡,一旦失手或失足,坠入大江就算生平彻底完事。他二人年轻还算敏捷,而我偶尔偷视江景就很有头晕之感,但我不敢与那俩伴言明。我们就是那样的:忽爬钻过那巨石偶露的洞穴石门,忽用双手抓藤攀登那与自己站立几乎直立平型线的、还不到一步宽的石级,暗下决心于心底:一定要登上那山顶,欣赏那顶峰的无限风光,就象那张三丰登上光明顶般,均于人愿!

IMG_20190224_145502.jpg
IMG_20190224_145441.jpg
IMG_20190224_145252.jpg
IMG_20190224_145154.jpg
IMG_20190224_152931.jpg
IMG_20190224_151505.jpg
IMG_20190224_151642.jpg
IMG_20190224_153149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